timecoolfree 時空咖啡館
 
 
 
 
雲海號外
 
Mily Wong story
以下是之前請網友們幫手LIKE後,Mily Wong還給大家的期票故事!

「My story」
撰文:Mily Wong

從有線的怪談,到ICHANNEL的i02,我一直擔任幕後的資料撰稿,很實在地感受到,靈異事件之可怕,是在於你看不見它的存在。
還記得2000年我們推出了i02網站,這是香港首個全方位探究超自然事件的視頻網站,當時集合了全城最權威的七位靈異專家一起主持,而雲海大師的《靈點速遞》,吸引力在於他不講鬼故,而是直擊有鬧鬼傳聞的地方,用科學儀器探測靈體。當時其他靈異節目都只停留在紙上談兵的階段,會四出撞鬼是節目,是甚為罕有的。
而我們大多數的熱點直擊,坦白說,都沒有甚麼重大收穫,一年多以來,只有一次元朗達德小學,和一次長洲紅梅山莊,是教人猶有餘悸,是真正“有料到”。
達德小學,是一個由i02“發揚光大”的靈異熱點,最初只是一些網友們在討論區提及,後來被我們留意到,雲海和導演阿龍(也就是在下老公)就二話不說奔向元朗,後來我們拍到學校女廁有疑似黑影,片段放到網站後,才引起本地其他媒體關注,至於這次拍攝的細節,在這裡我就不多說了。
反而紅梅山莊,雖然由始至終,都沒有拍攝到一丁點靈體存在的證據,但它教人毛骨竦然的程度,卻足以讓我在這個事件結束後,再沒有踏足長洲。
第一次去紅梅山莊拍攝,有主持雲海、導演阿龍、記者欣宜、攝影組的幾位手足,和幾位在網上徵集回來的網友。我雖然沒有同行,但從大夥兒回來後的七嘴八舌,就知道事態不妙,馬上召集眾人到剪接房翻看影帶(當年還是用DV帶拍攝),果然發現這個被大家誤打誤撞闖入位處半山上的荒廢大宅,陰氣逼人。
當時大家一邊看帶,一邊熱烈談論,原來一幫人是在?昏時分走進大宅,初時沒有任何發現,室內環境也跟一般被空置的老宅差不多,?垣敗瓦,房間裡留下不知名主人的一些生活痕跡,包括舊相簿。
或許是這種鬼地方去得太多,我們都有一些所謂的心得,所以當時有人說:『呢度好猛,話晒荒廢?咁耐,正常肯定有好多蛇蟲鼠蟻,但我地入?去咁耐,乜野昆蟲都見唔到,蜘蛛都無一隻,幾靈異。』
12點深夜的剪接房裡,大家都死盯著電腦屏幕,看著鏡頭跟著雲海一直走,由室內走向一個後花園,再看到正中央有一個涼亭,期間雲海一直用他的磁場探測器在做測試。
就在這時候,阿龍把影帶的畫面停在涼亭特寫的那一格:『就係呢度?!本來拍?咁耐,我地見無乜野再好搞,就諗住拉大隊走,點知雲海條友叫極都唔行,話個探測器讀數有古怪,我地咪又留多陣囉。後來走?之後聽翻網友A講,佢話就係呢個時候,見到涼亭入面多左個著灰色衫既男人,笑住咁向我地揮手,好似同我地講拜拜咁!點知我地一話唔走住,佢就面色一變,變到好惡咁!』
屏幕裡的涼亭,仍然只是一個涼亭,我甚麼也看不見,沒有穿灰衣的男人,但不知道是畫面被定格後變得有點詭異,還是心理作用,我的毛管全部豎了起來。這時候,又有人補充說:『咁都唔驚,最驚係一分鐘前好好天,一分鐘後突然刮起一陣怪風,吹到轟轟聲,然後樹上面D蟬一齊叫,係一齊蟬鳴喎,嘈到全部人都?住耳仔衝出去,擺明要趕我地走啦。點知我地一路走落山,佢地仲一路追出?!』
我愕然問:『你地見到個男人追出??』
又有人接著說:『唔係,係FEEL到,雲海一直?住個DETECTOR?嘛,好奇怪,個DETECTOR如果指住我地前面就得一二度,一反手指番去紅梅個方向,就標到好高。我地一路落山,一路度住,去到山腳D讀數先正常番喳,仲唔係送我地走!?』
我老公再補充:『網友B仲一路落山,一路點著D煙插響路邊,猛話有怪莫怪!』
事件還有後續。
因為當年的網速太慢,i02堅持了一年後正式告別大家,但我們“搵鬼”的熱情未減,鴻圖大計打算自資出版靈異DVD。結果,我和雲海阿龍,再加上兩位義務出鏡的好友,一起再坐上開往長洲的渡輪。
當我踏出長洲碼頭,心裡就有一種異樣的感覺,我當時就曾經問阿龍:『上次佢趕?你地走,你估佢知唔知道你地又再?踩場丫??』
那一天,我們在東堤及一個傳聞鬧鬼的運動場,拍攝了大量內容之後,接近?昏,又開始向著紅梅山莊進發,沿途阿龍是一直舉著攝影機,捕捉每一個情景。這樣走著走著來到半山,雲海突然想在一個背景前錄一段介紹的話,阿龍就走到對面的草叢中舉機,怎料雲海還沒有開腔,阿龍就突然把攝影機扔到地上,在草地上亂跳。
『你做咩?』我問。
『好多蟻“嬲”住我隻腳!』他像中邪般在地上彈跳,一邊用手撥腳上的“火蟻”。
我蹲下來仔細檢查他的腳,涼鞋上只有一兩隻紅火蟻在爬著,並沒有很多。我們四人圍著阿龍,都有點不知所措,他只是不斷地重覆:『頭先真係有好多火蟻,有幾十隻咁多,但依家又唔見晒。』
突然,我們都好像恍然明白,應該是時候要離開,這分明就是繼蟬鳴之後,另一個逐客令。
自此之後,我和阿龍也真的再沒有踏足長洲。
也許是心理陰影,也許只是一個巧合。


頁數: 1 / 1